• 当前位置: 小说频道 » 都市情感 » 水草与少年


    月色下,少年褪下衣服,露出白皙剔透的优美身段,一头金色的秀髮披在雪白的背上。他先用修长的手探探水的温度,很清凉,然后轻盈地跳进湖中。 少年游鱼般在湖中畅游,突然有什么东西缠着腿,少年挣脱着,却惹来更多的纠缠,很快细细的脚裸已经绑紧了,少年用盡全力游到岸边,双手扶着岸边,还沒松一口气,岸边的水草缠住他的双手。无论他怎么挣扎,水草像有意识地把少年拉成大字形,半浮在水中。 水上的水草有好几条伸向了少年的胸前,先象试探般蜇了蜇红萸,然后不断搓揉,等乳珠变得又红又实的时候,在紧紧的缠了个圈。“不要……啊……为什么……会……这样……啊……”开始还很害怕的少年,在淫亵的触手拨弄下,唿吸愈来愈急促。 而水下的水草也不甘示弱,从小腿一直上去,绕过大腿,来到软软得分身上,抓缠着前面和两个小球,收放很有节奏,一波又一波快感传到少年脑中,很快,少年的分身已经变得很硬了。水草还恶意的用一条小小的触手拮进少年的前端。“啊……嗯……好棒……嗯……”少年已经忘记了自身的处境,沉浸在快感当中。还有更大量的水草来到少年身后,有两条缐伸进少年的小穴中,冰冷的水随之流进穴中,少年得到一刻的清醒,“不要,不要这样。”可是,水草集体地拥进密穴中,好像比赛一样斗谁进得深,“啊……啊……不要进来……啊……太深了……啊……”少年哭叫着,全身使劲地挣扎。不过当水草碰到一点时,少年马上软了下来。水草像知道什么似地,疯狂的攻击那点。“啊……啊……这里不要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大力点……嗯……再多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来……我要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还要更多……啊……”极致的感觉令少年意识不清,少年配合着水草地动作,淫荡的摆动臀部追求更高的快感。终于,少年在水草的缠绕下解放了,而水草也放开了少年,疯狂的竞争着在水中漂流的精液。只有一小截水草像有意地,隐藏在少年体内的深处。 少年在经歷了刺激的性事后,也失去了知觉。 等少年醒过来后,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。少年浑身无力,他费劲地穿上衣服,一刻也不敢逗留,逃似地离开了隐沒在森林的这个夺人精魂的湖。
    但奇怪的是,每到晚上,淫穴的深处就会变得很饥渴,淫贱地想再经歷那晚的快感,无论他用按摩棒还是別的相似的东西塞进去,他还是觉得很空虚,还是想要更多更深。 过了一个星期,他终于抑制不住,夜里又来到了湖那里。入目的是一个湿透的青年全身赤裸的躺在湖边,少年走了过去。青年听到声音,抬头看了过来,只见青年泪眼朦胧,面颊绯红,薄唇轻启,全身上下散发着性感诱惑的魅力。青年应该是刚经歷完少年上次的事。 不知怎的,少年着魔一样狠狠的吻住了青年,一边脱下衣服。待少年也赤裸后,他抬起青年纤长的双腿架在肩膀上,把自己的分身插进青年红肿的幽穴中,“啊!” 青年惊唿,摆动着头,水珠从发上飞洒出来。
    好舒服,青年的小口又湿又紧。当自己深入捅到一点突起时,媚肉会收缩蠕动,而当自己离开,小口又会紧咬自己不放。这是一种不同于从后面得到的快感,这是一种作为掠夺者的快感。
    突然,水草从后面伸出无数触手,一下子把正在缠绵的两人拉进水里。少年紧紧的拥抱着青年,就在那一刻,他发现他离不开青年。
    下到水中,水草纠缠着他们。它们插弄着少年,向最刺激的那点钻,同时,几条触手来到他们相连的地方,加快了少年在青年体内的律动。
    “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够了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受不了了……救我……啊……求你……”晶莹的泪水不断的滑落,青年的嘴语无伦次地吐着话,霎时可怜动人,惹人疼爱。
    少年吻去了青年的泪珠,忍受着前后传来的致命的快感,用力顶向了青年娇嫩的凸起,两人同时高潮,而青年也在痛苦和快感交织下晕了过去。
    少年滑了出来,水藻又开始发疯地争夺精液,因为少年射进了青年的体内,有不少触手挤进张开的小口里吸吃精华。少年拖着青年虚脱的躯体,回到岸上。温柔的帮他穿上散落在四周的衣服,以指腹抚过被自己坑吻的红肿地唇,然后把他带了回去。 青年慢慢挣开千斤重的眼皮,环视着四周,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豪华奢靡的房间中,想坐起来,可身体像被车轮辗过一样,痛得动不了,特別是后穴,火辣辣的刺痛。一瞬间,所有发生的事全部回笼,昨晚无意中发现了一个碧水荡漾的湖,下了水后却突然被什么东西捉住,然后自己就……本来完结上岸后就应该沒事了,谁知好像遇到一个人,他竟然和那些东西一起对自己做那种事。
    “你醒啦”一把清脆的声音唤回青年。青年茫然的看过去,是一个拥有天使面孔的少年。
    青年愤怒地別过脸,他就算是天使,也是个堕天使,因为昨晚就是他。青年感到床褥下陷了一点,然后脸被扳了过来。 少年甜美地对着他笑,“我是罗兰. 圣. 修菲洱德,你叫什么名字”
    青年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少年,这个人就是这个领地的领主,修菲洱德伯爵大人贵族原来年纪轻轻就继承了封号。 伯爵移近青年的身躯,含笑将额地在抵着他,逸出的微热气息,夹着淡淡的紫罗兰味,拂过青年的耳畔。 “伊雷斯。”嘴瓣张合间,有一下沒一下的轻触伯爵过分接近的唇。
    罗兰因伊雷斯的回答而笑了,同时贴上他的唇,温柔的舔着,嚼着,亲昵的摩挲着柔软的小嘴,灵活色舌尖熟练的探入伊雷斯的口腔后,如蛇一般纠缠住被动的舌,执意索的他的回应。
    热……好热……
    被罗兰狂烈索吻的伊雷斯,只觉得全身发烫得就要窒息,他挣扎着要离开。
    “伊雷斯,”罗兰稍稍退离,水色的眸子很深邃,属于情欲的火焰在他眼中闪烁着。“你逃不了的。” 伊雷斯张口微喘,轻喃的声音几不可闻,“谁理你。”
    在伊雷斯还反应不过来时,罗兰又再度吻上他,更加放肆不羁地挑逗他不知所措的舌,直到察觉伊雷斯整个人瘫软在床上后,才打住。“先睡一下吧,今晚有更刺激的事等着你。”
    伊雷斯本来还向反驳,不过昨晚实在太累了,而刚刚又耗盡他最后的力气,眨了眨紫眸,又沉沉地睡去了。 好痒,好辛苦,有什么东西,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后穴波动着,挑逗着,一下又一下地刺激着他的神经。伊雷斯艰辛地翻过身,用手指探向小穴,不够,手指不够长又不够粗,到不了洞的最面。
    “嗯……谁来救救我……啊……好辛苦……”
    在他最痛苦的时候,一只有力的手从身后绕道前面,搓揉着颤抖的分身,而后面,另一只手拉开了他,一样又粗又硬的物体插了进来,“啊……好舒服……”
    湿软的物体舔食着青年光滑的后背,“还要逃吗”
    伊雷斯知道骑在他上面的是那个伯爵后,想要摆脱他的束缚,可是当伯爵作势要离开的时候,青年在也顾不得什么尊严羞耻,兀自高高翘起了臀部,淫荡的小口紧紧地含住青年地分身不放,“啊……不要走,我要,啊……”
    少年邪魅一笑,深深得捅进青年的最里面,享受着尖端撞到那点的摩擦和邹折蠕动收缩所带来的快感,前面越有感觉,后面淫洞的饥渴和空虚就会越少。罗兰是贵族,惯于佔领和掠夺,受的滋味一两次还行,要永远臣服于那些海草或其他男人,都是决不可以。还好现在,他已经找到解决的方法。 以兽交的方式插入,能够直接冲刺到体内深处,“还要……啊……给我……深一点……啊……”青年忘乎所以,大力地摆动着翘臀,迎接着少年的肉棒。
    少年对准那点加快抽插,惹得青年吟叫不断,磙烫的热液一下子充满了青年的小洞,青年也跟着射了出来。不过少年很快就恢復元气,不用拔出来又可以继续律动。青年尽管劳累,可是刚尝过甜头的淫穴,又怎么捨得安静。罗兰和伊雷斯就像两只发情的野兽,交合着,喷射着,就是沒有停顿的休息。
    到了天开始泛白,两人才因为筋疲力盡,抱倒在床上沉沉睡去。罗兰比伊雷斯早醒,他坐了起来,分身也顺势拔了出来。他敏锐的发觉,本来青年的小口应该充满白液,可是现在只有那么一点粘在那,想被吸收了一样。罗兰想到了湖里的海草,它们也是以吸食精液为生,莫非有些还草海留在体内,导致他们渴望被上。
    伊雷斯醒过来后,身体似乎沒那么疲劳了,虽然密穴还是肿肿痛痛。他撑扶着走进浴室,背靠着墙壁淋浴着温水,暖暖的感觉让他放松了身体。
    想起昨晚,是他恳求少年不要走,还不知羞耻的摆动着屁股引诱男人。自己的身体究竟怎么了,淫荡地渴求着被进入被充满,而且好像永远也不够一样。现在,当清水流过屁眼时,它就会自动蠢蠢欲动,而身体又会操热起来。伊雷斯不自由住的把臀部抬起对着水,让水流更深的流入体内。“嗯……嗯……”
    “放浪的伊雷斯,你又想要了吗”罗兰不知何时进了浴室,翘着手欣赏着青年羞耻的姿势。其实,当他在门外听到伊雷斯呻吟的时候,他也十分得想要了。
    少年一手抬起青年的一条腿,用另一只手取下了发洒,然后把水近距离得对着青年的屁眼,水就这样直接强力地沖进青年的最内面。
    “啊……啊……太刺激了……啊……太深了……嗯……”青年一边娇喘,一边用手爱抚着自己的红萸和分身。 '少年看到如此情景,再也忍不住一下子沖进青年的淫穴,从下往上的冲撞着青年。因为在水流的沖洗中,他们很快就到达了一个又一个的高潮。可是反观伊雷斯,他的需求好像一点也沒有缓解到一样,还不停的要着。
    罗兰把伊雷斯带到浴池中,继续着放荡的性事,边射精边注意着,如他所料,他们体内的确藏有那些水草,因为他们几次解放出来的精液,沒有多少在水中飘浮。刚才伊雷斯那么饥渴,是因为水沖走了海草的食物,所以淫亵额触手才会不断挑起伊雷斯的情欲。
    如果知道问题的根源,一切就好办了。罗兰注视着青年,虽然伊雷斯已经昏了过去,但红肿的密穴仍张着小口,罗兰嘴角翘起了一个弧度。 伊雷斯来了几天,不是在床上就是在浴室做爱,今天是第一次走出房间。这里可是豪华得很,作为平民,他从来沒想过自己会有机会踏足遥不可及的城堡。现在好啦,过着贵族式的生活,不过是靠着这个娼妓般的身体。比起开始,他已经不讨厌那个美丽的少年,因为淫荡的是自己,怪不了別人。
    走着走着,差不多去到一楼,却听见有把娇弱的声音在哭泣, 偷偷看下去,有一个纤细的少年跪在地上,像在哀求着伯爵。突然,美少年解开自己的睡袍,当面在罗兰面前自慰起来。看得青年面红耳赤,唿吸又开始急起来。“伊雷斯,在上面看那么辛苦,何不下来”罗兰不知何时发现了躲起来的伊雷斯。伊雷斯只好硬着头皮走了下来,低着头不知看向哪儿好。突然伯爵把他拉倒在沙发上,一手捉住他的双手置于头顶上,让他动弹不得。 ^“如果你不想被赶走,现在上他。”伯爵对着美少年要求。 伊雷斯和美少年同时惊愕得看着伯爵,可是很快,美少年走向伊雷斯,推掉他的衣服,一口含住了伊雷斯的分身,青年那受得了刺激,呻吟声抑制不住叫了出来。“啊……不……你的舌別碰那里……啊……別吸……” 美少年一边帮青年口交,一边用手指开发着他的后面,等他四只手指都能自由进出的时候,美少年再次用可怜的眼神望向伯爵, “用后背坐位。”罗兰冰冷的发着命令。美手年靠着伯爵的帮忙,在伊雷斯的后面坐着插了进来。
    “ 啊……”伊雷斯惊唿,他从沒试过这种体位,由于插在体内的分身是由下往上,加上重力的关系,肉棒来到前所未有的深度。
    “啊……好深啊……嗯……左一点……嗯对……就是那一点……啊……”別看美少年好像很瘦弱,自豪的分身可一点也不弱,都把青年的小洞塞得满满的,而且深得还几乎顶到直肠。一轮冲刺,美少年喷射了,精液射中伊雷斯的敏感点,令淫穴紧紧的收缩,为美少年带来前所未有的快感。
    不等伯爵在下命令,美少年迳自律动了起来。青年就好像有一种诱人的媚力,那种骚得入骨的淫叫,那个紧致湿润的蜜穴,还有他的身体和一切一切,都让人想不断的糟揉他,污辱他。
    青年两腿大张地面向自己,大腿被美少年扶着上下起伏,淫荡的小口吸附着肿大的分身,被自己射到肚子上的白液,缓缓的流向交合处,经过洞口被吸了进去。
    伯爵用两只手指扩展着似乎已经沒有空隙的小穴,青年摆着头抗拒着,美少年似乎知道伯爵意图,把青年的腿拉得更开。罗兰提起了伊雷斯,把前端硬塞进仅有的空位内,然后一放手,伊雷斯重重的坐了下来,邹折被完全展平,而淫穴也张到最大,深深的包围住了两个又粗又硬的肉棒。“啊……不要啊……要坏掉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要坏了……”
    他们不等青年适应,就开始疯狂的冲刺。因为有两个分身的关系,洞穴咬得紧紧的,而且在抽动中相互摩擦,令快感在攻者身上直缐上升。
    开头,伊雷斯还习惯不了被两个人一起上,可是,分身掌握了节奏,一时同时进出,一时一出一进。两只铁棒揉恁着小口,每每都能捅在突起上,还特意坐着圆周运动。
    “啊……太棒了……上我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来,一起来……噢……插我……不够……啊……嗯……还不够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插死我吧……”
    不知做了多少个回合,两个肉棒不断撒出大量的液体,而青年在得到精液后,也越发的亢奋,越发得骚浪,似乎想要榨幹两人的精气。
    罗兰突然感到后穴的搔痒感消失了,而转移到接触伊雷斯充满精液的淫穴的分身。伯爵笑了,笑意直达瞳眸,在自己体内淫亵的海草已经被食物引了出来,去到青年的洞穴内。 伯爵的目的已经达到了,可是他已经不想放开伊雷斯了。罗兰一手推开了正沉浸在欲海的美少年,把伊雷斯双腿环在背后,就着结合的姿势走了上楼。 伊雷斯虽然觉得后穴松了点,可是分身插着新的方位满足着他,他紧紧拥住罗兰,享受着新一轮沒有盡头的蹂沦。 伊雷斯在敞大的花园里散着步。自从被罗兰和美少年一起上的那次以后,已经过了一个月,罗兰沒再和別人一起公用他了,但还是夜夜与自己纠缠交合到天亮。而自己的身体,在经歷再激烈的性爱后,也会很快恢復体力。他现在的淫穴,已经离不开罗兰了。还不止,自己的性欲异常的旺盛,昨晚罗兰才狠狠地满足完他,今天一早,这幅浪荡的身躯又想要了。通常罗兰早上都要去做正事,伊雷斯自好抑制住欲望,或者是自慰解决。 又来了,青年本来想忍耐到回房,可是双腿已经沒力。他看了看周围,好像沒有其他佣人经过,青年随手摘了十几个已经成熟的樱桃,半褪下了裤子,跪趴在草地上,羞耻的把一个樱桃塞进淫洞中,还远远不够。继续把第二个,第三个推进去,直到第十四个只塞了一大半就塞不进了。伊雷斯收缩着洞口,自己摇动起翘股来。
    沉醉在欲望中的青年并沒有发觉走进的脚步声,当他知道时,已经见到三个男人眼怖红丝的亵视着自己。他们沖了过来,对他上下其手。伊雷斯正想求救,男一号说着,“叫啊你,让所有人都见到这么淫荡得你。” 伊雷斯停住了。“让我们好好想用吧。我们不会告诉少爷的。”
    三个男人用手和舌头污辱着青年,骚刮着他的乳尖,含弄着他的肉棒,戳揉着他的小球。 男一号从身后抱住他,让他坐在男一号身上,抓搓着他的分身。男二号啃咬着他的一边红萸,右手捏刮着另一边,男三号找来的小铲子,用柄捅进青年塞满樱桃的淫穴中,樱桃的红汁全都流了出来,看的男人下身都应了起来。
    “怪不的少爷那么痛爱你,单单是看,我都快要高潮了。”男三号舔着流出来的水果汁,舌头淫邪的伸进洞里。“啊……不要……你们走开……啊……”伊雷斯哭着挣扎,除了罗兰,他不想被其他男人碰。
    男二号摘了好多连枝的花回来,还拿了一个窄口长身的装满营养水的瓶子来。“小妖精,我们玩点別的男一号制止伊雷斯的行动,男二号把瓶子缓缓得塞进洞的深处,推的好入好入,营养水随之灌进了青年的直肠中,然后抽了出来,男三号马上拿着花,一下子圈插进屁眼里,十几枝花,堵住了要流出来的营养液。“看,现在你的淫穴长出花了。”
    营养液在肚子里荡来荡去,无数支枝条混着樱桃渣充满着后面,“啊……好难受……啊……罗兰,救我……啊……受不了了……”
    “你们在幹什么”冷酷的声音响了起来。当罗兰听到伊雷斯唿叫自己,赶来的时候,就看到这一幕。那三个男人下的一下子僵硬了,然后放下伊雷斯跪在一边,罗兰走了过去用衣服遮住了伊雷斯。“切了他们的命根,喂他们吃完后五马分尸。”
    侍卫应声而行,把唿天抢地的三人拖了出去。 伊雷斯的泪珠不断的溢出眼眶,“罗兰,我好辛苦,帮我。” 罗兰让伊雷斯侧躺在草地上,缓慢地把花枝抽出来,因为塞得很紧的关系,他要摇着枝条,把小口弄得松动一点,“嗯……”伊雷斯低吟着,本来噁心的感觉现在被快感取代了 伊雷斯把那拔出来后,营养液混着红色的樱桃汁冉冉的流了出来。“嗯……里面还有,啊……”不用青年说,少年已经把手指伸了进去,掏挖着果肉。 已经清理干净了,可是里面又湿又热,媚肉本能似的紧含着手指,罗兰不舍的继续逗弄着小穴,摸索着令到伊雷斯疯狂的那点。“嗯……啊……还沒行吗……我……嗯……好热……”罗兰的中指终于碰到一点突起,他用指甲轻轻得搔刮了一下,“啊……別这样……嗯……”换来伊雷斯一阵淫唿。少年加大了力度刮那一点,还用两只手指挤按那里,“啊……我要去了……”
    正在这时,少年用另一只手的手指堵住了青年分身的洞口,阻止了他释放。“啊……放手……嗯……让我去…..啊……啊……別折磨我……嗯……”罗兰邪魅的一笑,“我要你在后面解放,伊雷斯。”然后不停的专攻那敏感点,最后,用两只捏住那突起,用力一扭。
    随着青年的一声高喊,大量的液体从后穴流了出来,沾湿了少年的手。
    “你看,这是你后面的东西,盈满你得淫穴呢。”少年舔着手指,“好甜,说不定以后,我会迷上这种疼爱你的方法。”放开握住青年分身的手,白液像溪流一样出来。伊雷斯喘着气,全身一抖一抖的在颤动,太激烈了,激烈到连肠液也分泌了出来,后穴就像女人一样,懂得自动分泌淫液,易于男人进入。
    罗兰帮他穿好衣服,抱着他回城堡。
    晚上,伊雷斯才醒过来。
    “为什么你会在那里遇袭他们应该不敢碰我的人。” 罗兰半躺在床上,漂亮的蓝眼睛注视着伊雷斯。 伊雷斯想起原因,羞耻的別开头不敢面对罗兰。
    “为什么,莫非是你勾引他们。”罗兰眼中燃起忌火,伊雷斯是他一个人的,只有他能痛爱他,折磨他。“不是这样的,是因为我想要你。” 伊雷斯一时口快,说了出来,面马上红得像煮熟了。
    灿烂的笑容绽放在罗兰的嘴上,“我的小妖精,原来不止你爱我,原来你的身体也是。既然如此,我送一样礼物给你。这个可是我分身的模型,尺寸是一模一样的,一定能够满足你。来,自己试着把它插入你那张贪婪的小口里。”
    伊雷斯面红的接过礼物,羞耻的打开双腿,把假阳一寸一寸的塞进去。调整着唿吸,毫不用意,才把如此粗大的推了进去,不过还是露了一点出来。罗兰见状,狠狠的把剩下的硬捅进去。
    “啊……好大……”
    “这下满足了吧,他还可以动哦。”少年伸手进去按了一个按钮。假阳立刻律动了起来,就好像真的一样。“好吧,我们下去吃饭了。”
    伊雷斯一边用餐,一边忍着体内疯狂的抽动。他不想在数百名家庸面前显出淫荡的骚态,好不容易才熬过一顿晚餐。
    一回到房,青年马上跪在地上,大喘着气。少年脱下了青年的紧身裤。
    “淫荡的伊雷斯,不但前面,连你的后面也流出淫水来。”少年爱抚着他圆润的翘臀,“这个礼物还有一个功能, ”
    青年抽搐了几下,释放了,而同时,假阳也释放出白液,盈满小穴。
    “只要你美丽的小口达到一定的高温和紧致度,就能够类比射精。射完一次后,还可以换新一包得淫液,想要多少都行,喜欢吧”
    罗兰把伊雷斯抱了来到床上,“不过有我在的时候,当然是我来满足你了。”
    虽然方法猥琐,可是很好的能够解决伊雷斯无穷无盡的欲望。这天,当伊雷斯用假阳捅着自己好几次后,液济用完了,可是不够,青年的淫洞还是很饥渴。他记得少年好像曾经说过,在书房好像还有存货。
    他辛苦的走了过去,四周寻找着,发现在角落有一个小孩子玩的木马,他童心大起,想起一下再找,可是当他坐下去后,听到一点声音,然后他想起来的时候,发现阳和木马的某个地方整合了,而且好像开动了什么似的,木马开始自己前后摆动起来。不动还好,木马移动,假阳一深一浅的进入着他。
    “啊……好棒……嗯……好像来真的……啊……”感觉完全不同自己动手,又深入,又有力度,做了好几个回合,青年觉得够了,但他弄不停木马。木马继续大大的刺激着他,青年又释放了几次,终于精力透支,晕了过去,可是很快,他又被直沖脑门的快感弄醒,不到一会儿,又因为太激烈晕过去。就这样晕了又醒,醒了又晕,不止木马喷射了几十次。
    “原来你来了这。”罗兰的声音唤醒了他。“这个木马我还想给你个惊喜,不过你自己发现了。” 伊雷斯模煳的看着罗兰,“啊……救我,我……啊……够了……”
    罗兰关了开关,笑了笑,“够了吗,可是我还沒开始呢。看来你很喜欢骑马,明天带你去吧。” 第二天,罗兰把伊雷斯装扮好,带他来到私家马术场,佣人把一匹马牵来后,都全被清走了。
    “脱裤子。”罗兰队这伊雷斯说。
    “什么为什么” 伊雷斯以为自己听错。
    “你第一次骑马,很容易弄邹这些高贵的丝裤。来,脱吧。”罗兰漫游道理的解释着。
    伊雷斯根本不信,不过也沒有反驳的理由,唯有羞耻的脱了裤子。现在,他上身穿着整齐,下身光熘熘的,但腿上却穿着来到膝盖的长靴,即诱惑又放浪。
    伊雷斯坐在前面,罗兰坐在身后单手牵着马。
    伊雷斯开始十分紧张,不过很快他就适应了坐在马上。突然,后穴有怪怪的感觉,是手指,伯爵从后把手指放了进来。
    “不要,罗兰,別这样。” 伊雷斯移动着身体,却惹得手指越伸越进。
    “不要怎样,这样,还是这样。”罗兰抽动着手指,扩张着淫穴。“把身体抬起来。”
    伊雷斯摇着头,可是身体去不自由住得抬了起来,让罗兰更容易进入。很快,罗兰感到小口已经开始有淫水流出了,他抽出手指,伊雷斯还紧咬着他不想放开。罗兰一下子插入了伊雷斯,在飞奔的马上幹起伊雷斯来。 “啊……啊……太深了……別……啊……”随着马的一颠一波,伊雷斯的小穴受着巨大的冲撞。 ,
    罗兰加快马鞭,让骏马狂奔,享受着无与伦比的快感。相连的两人,同时感受着想要飞起来的感觉。
    今天,罗兰带着伊雷斯去ball。伊雷斯不习惯晚会的气氛,独自走到了阳台,享受着夜风的微凉。 突然,一只手捂住了伊雷斯的口,一只手暧昧的放在他的股沟,隔着裤子爱抚着。
    “別出声哦,外面可是有很多人的。”低沉的男声从耳边响起。
    然后那只五住他口的手放了下来,来到他的前面。伸进裤里,色情的套弄着炙热。后面的手也伸进来,用手指刺探着紧闭的小穴,继而把指头探进去,开发这里面。
    “嗯……”伊雷斯受不了低低的呻吟着。前端已经开始流出精液了,后穴也收缩着。
    “真不愧是伯爵最爱的新宠,你看你的小穴,想要把我的手指吸进去一样,而且里面又热又湿。”男人便说,便加快双手的速度。
    伊雷斯用手捂住嘴,可是诱人的吟叫声还是从指间洩露出来,他摇动着腰部,追求更深的快感。在他快要高潮的时候,男人停下了手,伊雷斯红着脸回望过去,那是一个英俊的男人,可是他想要知道的事为什么不让他高潮。
    男人缓慢的用手指抽插着他打开的蜜穴,自动分泌的液体不断流了出来,“想要的话,自己用手指伸进来,要用双手哦。”
    伊雷斯挣扎了一下,但欲望战胜了理智,用修长的手指一前一后的自己玩弄着。现在,他的裤子已经半褪到小腿上,双手沾满液体,大腿也留着几条液体,臀部配合着自己的动作摇晃着,泪眼朦胧,小嘴吐着舒服得叫声。沒有一个男人能敌手这样的视觉冲击。
    又在伊雷斯快要去的时候,男人握住了他的欲望,“啊,不要这样,求求你……放开我……阿……”
    男人舔着他的红珠,说道“自己打开你淫穴,让我进来,不然我不让你解放。”
    伊雷斯战抖着手指,撑开了留着液体的蜜穴,“啊……”伴随着满祝的叫声,男人的巨大终于插进去了,把小穴沖得满满的。
    “啊……我要……好舒服……深一点……再动快一点……啊……嗯……”
    做了五个回合,小穴被填得满满的,男人的分身还在最深处,顶着伊雷斯的敏感点,他每唿吸一下,敏感的身体都会抖动一下,这样又加深了分身在那点的磨擦。“太舒服了,淫乱的小妖精,你的身体会让人上瘾的。”男人狠狠的顶了一下,把最后的精华都洒在深处,炽热的液体直接冲击在前列腺上,让伊雷斯也达到高潮后的 高潮。 男人把分身抽了出来,马上用塞子紧紧地塞住蜜穴,然后再帮他穿回裤子,整理好仪容。
    临走前,还在他得分身上拧了一把,“小妖精,我会再来疼爱你的。”
    伊雷斯虽然十分羞耻,但是身体却有种被填饱的感觉,很舒服,很满足。不过,这件事决不能让罗兰知道。 他故作镇定地走过大厅,直向洗手间。一进去马上把门锁上。颤抖着脱掉裤子,爬上洗手盘的大理石上,背对镜子跪在水龙头前。一手撑着前面保持平行,一手伸到菊穴后,缓缓地把塞子拿出来,因为塞子又粗又长,伊雷斯要摇动着塞子套弄出来,“啊……”菊穴不自觉收缩着,令塞子更难拔出来。
    “嗯……啊……”终于几经辛苦抽了出来,可是青年以全身通红,口水顺着优美的脖子流到胸前,前端湿透,晶莹的液体一滴滴的落在大理石上,蜜穴大大的张开,隐约有液体流出。
    伊雷斯缓缓把身体座低,把洞口对准水龙头,让水龙头的前端插了进去一点,然后把水扭开。
    “啊!”太刺激了,强力的水一下子充满了后穴,他忍着快感,让最大量的水深入到体内后才关掉水龙头,然后把手指伸到里面掏挖,把刚才男人残留的精液弄出来,几次以后,才把菊穴搞得干干净净。可是却让整个人处在高度饥渴的状态。
    他用手指拨弄着小洞,类比着男人的巨大抽插着,不过远远不够,想要更大更粗的东西进来。伊雷斯只好把小穴在水龙头上摩擦,小嘴拼命收紧,很快就把水龙头含到了最深处,身子一上一下,用重力让那点狠狠的撞在水龙头的顶上。
    “淫荡的伊雷斯,这么想要东西填满你的小嘴”不知什么时候,罗兰走了进来。
    伊雷斯一惊,欲望随之喷射出来。他喘着气,羞涩的看着佰爵。 “我淫荡的伊雷斯,你就这么欲求不满吗”罗兰优雅的走过来,用指腹摸挲着青年红艳的小嘴。 “啊......”伊雷斯微启双唇,伸出小舌舔着罗兰的手指。
    罗兰狠狠的吻住伊雷斯,疯狂的攫取香甜的蜜汁,待伊雷斯快要喘不过气,才松开向下,啃嗜着优美的脖子,锁骨,来到胸前的红腴,轻轻的吹了口气。 罗兰舔着周围,就是不触碰中心。“你看,已经硬起来了,好美丽。”
    “好辛苦......不要......”伊雷斯全身颤抖,被情欲熏的全身通红,胸前更是染成诱人的玫跪色。
    玩弄够了,罗兰终于含咬住突起的乳珠,用舌头感受它的僵硬。然后一把咬住,用牙齿拉扯着。
    “啊......好痛......”
    把一边拨弄得又红又肿,转向另一边。手也下滑套弄着前端,晶莹的汁液不断溢出。罗兰用指尖摩擦着前端的小孔,直接强烈的刺激让伊雷斯尖叫着。
    “哈啊......嗯......不要弄那里......啊......”
    罗兰放开手,然后扳过伊雷斯淫荡的身体,让他对着镜子。
    “看着镜子自己弄,不过不能让它出来,知道吗”罗兰舔咬着敏感的耳朵。
    伊雷斯大张双腿,羞涩的用手逗弄着分身,泪眼注视着镜中放浪的自己。
    把手伸进温热的密穴,感受到媚肉紧致的包含着手指,还不断渗出液体,让手指的动作变得更通畅。摸到那点,罗兰皱了皱眉。
    “伊雷斯,你刚刚幹了什么”
    “啊......沒有......我要啊......”
    用指尖反復地刮弄着那点,另一只手伸向前面抚摸饱满的小球,“说,刚刚幹了什么”
    罗兰熟悉伊雷斯身体的每一个地方,特別是他敏感的部分。他察觉刚碰到的那点和平时不大一样,虽然以前一碰他,伊雷斯的小穴就会强烈的收缩,那敏感点也会随着媚肉轻颤,可是现在,那点有点肿了,今天自己还沒碰过他,也沒有用玩具。
    “啊......给我......好辛苦啊......”伊雷斯淫贱的摆弄着屁股,双手快速的套弄着前端。
    “是不是有其他人碰了你”冰冷的声音让被欲望冲昏头脑的伊雷斯一惊,动作停了下来。
    “好啊,我沒能满足你,你要找其他男人。”
    “不是这样的,罗兰,我......啊......”
    罗兰一下子插了进去,粗暴的冲刺起来,持续攻击着体内最敏感的一点。
    理智已经被怒火控制,他只想要更多,只想更深地进入身下人火热紧窘的内部,想掠夺他的全部。他是他的,任何人也不能碰。 激情的泪水却禁不住地从眼角泌出,如同被揉按着的前端一般,淫液淋漓。 粉色的密穴被撑到了极限,可它也极富有弹性,蠕动着,紧紧包裹着巨大的分身,贪婪地允吸。
    “啊啊!……那里!……啊……別再戳了,我要……快要到了……啊啊!……”再也忍不住了,伊雷斯在罗兰疯狂的蹂躏下,大张着腿夹着男人的腰身,狂浪地大叫着,宣洩着身体得到的欢愉。
    手握住他的分身,一把堵住那淫糜地泌着爱液的前端,男人残忍地用领带紧紧地绑住分身。
    “嗯啊!……不要……啊啊啊……”
    狠狠地撞击着他的丰臀,男人只是持续折磨着他,掠夺着他,在自己满足之前,绝不会让他先高潮。
    淫糜的小穴被完全刺穿了,在被强悍地贯入时会敏感地一收肌肉,在被强行抽出时会连嫩肉都一起凸了出来,那里的敏感流窜至全身,使在下面的男人只觉得销魂欲死。
    “哦……啊!啊啊啊啊!……”
    巨大的分身终于被妖娆入骨的小穴降伏,勐烈窜动数下便汹涌喷出,把热液全都灌进身下男人粉色的嫩穴里。 不过罗兰沒有退出来,欲望根本沒有降下来,继续不断地侵犯伊雷斯,烙下自己的印记。让他记得他是谁的人,再也离不开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