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: 小说频道 » 另类其它 » 都是网路惹的祸7~9


    都是网路惹的祸
    (7)
    虽然,我负气不让老王碰我,但是过不了几天,身体又开始蠢蠢慾动,满脑
    子都是淫慾,唉~沒有用的小穴,整日流着淫水,我的肉体好像变的无时无刻都
    需要男人玩弄。所以当干爹约我周末到他的別墅玩两天时,我好高兴,一直期待
    那一天的到来。
    终于到了星期五的晚上,我跟家人说要去同学家玩两天,刻意地打扮了一下
    后,急忙赶到相约的地点;等了大约5分钟,一部黑色的轿车驶近我面前,正当
    觉得纳闷,后车门打开,干爹坐在后座:「妳等很久了吗赶快上来吧!」
    干爹交代司机往林口的方向走,「是的!李先生。」司机掉转车头,往高速
    公路快速的驶去。
    一路上我不敢多说话,静静地坐在干爹身旁,干爹面无表情的看着车窗外,
    右手却悄悄的伸进我的裙子里抚摸着我的大腿,我微微的张开双脚,让干爹的手
    从内裤外挑逗我的私处,我紧紧抓住干爹的手,不敢哼出声音。
    干爹的手指从内裤旁插入我已经湿润的小穴,我紧张地用咳嗽掩饰呻吟的声
    音,「怎么了干女儿」干爹明知故问的问我,「沒……沒什么……喉咙有一
    点……痒……」
    车子开进了林口山区一栋二层楼的小別墅,干爹牵着我的手下车,回头对着
    司机说:「你先回去吧,这两天沒什么事情不要来打扰我。」看样子,干爹以前
    好像是作大官的,又有司机、又有別墅,我有一点好奇的看着干爹。
    干爹带我四处参观,房子的前面是一个庭园,后面还有一座小型的游泳,干
    爹揽着我的肩膀,走进卧室,「好奇怪的房间!」房间的正中摆放一张欧洲式的
    木床,床的正上方是一面大镜子,我调皮的问干爹:「干爹是不是都在这里玩女
    人啊」
    干爹拍拍我的屁股:「这里是要让乖女儿发浪的地方!」
    干爹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白色的吊带丝袜,以及一双三吋高的白色高跟鞋,
    「从现在开始,妳全身上下就只能穿这个,乖乖去换上,我先到客厅去等妳。」
    我顺从的依照干爹的指示,脱光身上的衣物,全身赤裸裸的只有丝袜跟高跟鞋,
    对着梳妆台上的镜子揽镜自照。穿上细跟高跟鞋后,我的屁股变得更翘,难怪有
    那么多的女人宁可不方便也要穿着高跟鞋。
    我走进客厅,干爹早已经换好睡袍,坐在沙发上抽着烟斗,干爹的脚边躺着
    一只庞然巨物,我有一点害怕不敢靠近。那是一只马士提夫犬,我曾经在书上看
    过这种狗的照片,牠的体型简直就像是一只小牛一样,干爹对着我招招手:「不
    用害怕,牠叫做阿福,不会咬人,妳过来,不用怕。」
    我走过去坐在干爹的怀里,阿福舔我的脚趾,我痒得嘻嘻笑了起来。干爹抱
    起我,走向客厅的角落,角落摆放着一张奇形怪状的躺椅,有点像是贵妃椅,可
    是椅面高低起伏,又有点不一样。
    干爹将我平放在躺椅上,我有点好奇的看着干爹,这才注意到,躺椅的四周
    各有一个皮环。干爹将我的手拉到头上,用皮环紧紧地绑住,将我的双腿分开铐
    在扶手上,我的屁股下面埝着一块软枕,下体被高高托起,变成有一点头下脚上
    的怪异姿势,整个人被绑成人字型,双腿大张,小肉穴一览无遗的呈现在干爹面
    前。
    干爹将头埋在我双腿之间,细细品嚐肉穴的滋味,「啊……嗯……好人……
    好舒服……啊……」干爹的舌头由小穴滑向屁眼,我拱起腰,让舌尖探入小屁眼
    里,「嗯……嗯……干爹……亲爹……我的身体……请你盡量的……享用……」
    我有一种希望干爹能够狠狠玩弄我的强烈慾望。
    干爹拿出一罐鲜奶油涂在我的乳房上,顺着小腹慢慢向下涂抹……干爹用嘴
    吃着奶油和淫水混成的煳状物,「啊……不要……好髒……干爹,不要吃……」
    阿福闻到了奶油味,也兴沖沖的伸出肥厚的舌头,舔遍我全身「啊……嘻嘻……
    乖啊福……好不好……吃……啊……」
    一个道貌岸然的老人、一只庞然巨物的大狗,同十在贪婪地舔着我全身每一
    吋肌肤,我不断扭动身躯,彷彿漂浮在空中一样,神智不清地飘飘欲仙。
    「啊~~啊……好爽……好爽……亲爹……求求你……快……快来上我……
    啊……求求你……」
    我突然注意到干爹竟然用手替阿福手淫,一只红红的肉棒,慢慢从阿福的胯
    下伸长,颜色由红逐渐变成深紫色,我的天!阿福的肉棒几乎有婴儿的手臂那么
    粗,「干爹……你……在作什么你要幹嘛」我害怕的望着阿福,可是眼光却
    一直注视着那支深紫色的大阳具。
    阿福开始摆动腰部,哼哼的叫着,「牠是妳今晚的老公,好好伺候妳的丈夫
    吧!」干爹让阿福跨上躺椅,硕大的狗棒对着我的下体乱顶乱撞,「好痛……求
    求你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我摇晃身体,不让阿福的东西进入。干爹却不理会
    我,一手压住我的腰,一手抓着狗棒顶住我的小嫩穴:「小骚货,妳不是喜欢跟
    狗肏吗」
    「不要啦!求求你……太大了……小穴会被肏坏的……」我急得快掉出眼泪
    了。
    「呜……呜……好痛……好痛……」我可以感觉到小穴被逐渐撑开,热烫的
    大肉棒拼命地挤入小小的肉缝。干爹握住阿福的东西,让它一吋一吋进入我的身
    体,我弓起身子,咬紧牙齿,额头不断冒出冷汗,下体麻麻的已经失去知觉。
    「呜……呜……会死掉……太大了……」
    干爹放开手,让阿福勐力的抽插,「啊~~啊……呜……坏人……你欺负人
    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我几乎是用尖叫的声音,身体随着阿福的动作,乳房用力上
    下晃动。肉棒摩擦小穴,发出「噗嗤、噗嗤」的声音,阿福厚重的身躯压着我,
    嘴角的口水滴到我脸上,干爹抬起我的头:「浪蹄子,看看你的骚屄,被妳老公
    肏得多美」
    我看着被狗棒抽插着的嫩穴,两片阴唇被肏得合不拢,紫黑色的阳具在粉红
    色的肉缝中进出,湿答答的阴毛杂乱地贴在小腹上。第一次被这么巨大的东西玩
    弄,我真的好怕小屄被肏破:「啊……会死掉……会死掉……幹死我了……」
    随着一阵勐烈的抽送,渐渐地不再那么疼痛了。女人的身体真的是很奇妙,
    连我自己都很诧异,麻热的疼痛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阵阵刺激的快感,阴道
    被挤压得几乎变形,可是却有一种饱涨而又舒服的感觉,「呜……呜……啊……
    啊……」我说不出话,分不清是疼痛还是高潮,全身发抖地进入恍惚的状态。
    我讶异的发现,自己竟然上下摆动着屁股迎合阿福的动作,心中觉得茫然,
    我真的是一个淫贱的浪蹄子。干爹发现我已经开始发浪,解开我双手的皮环,让
    我双手紧抱着阿福:「啊……亲老公……亲哥哥……我的小穴……是属于狗老公
    的……用力……狠狠地肏我……啊……」
    我的思绪很混乱,有一种自暴自弃的罪恶感,可是肉体的愉悦,让我不顾一
    切的享受目前这一刻。我张开嘴,吃进狗老公滴下的每一滴口水,伸出舌头与狗
    老公的舌头纠缠,我是一只娇小的母狗,正和一只巨大的公狗交配……
    「老公……亲丈夫……射给我……给我……小母狗……帮狗老公生小狗……
    好不好……给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射给我……我要老公的……精液……给我……
    啊……求求你……」
    我语无伦次的嘶喊,球状物已经进入身体,感觉不到疼痛,只觉得阴道口被
    撑得好开好开,热热的液体不断流入子宫。太多了!溢出的精液顺着屁眼濡湿整
    个下半身,球状物在穴口一直跳动,每跳一下,就有一股热精射到花心。我紧抱
    着狗老公的脖子,干爹恢復我双腿的自由,我用双脚紧紧夹住狗老公的腰,贪心
    地抬高小穴,将狗老公的精液全部注入身体。
    狗老公发洩完了,满意地离开我的身体,我无力地躺在躺椅上,粘煳的浓精
    从张开的肉穴中溢出,我用手摸摸小穴,被肏得合不拢的穴口上湿淋淋的一片狼
    藉,干爹静静地欣赏我那几乎变了形的肉洞,「干爹……你喜不喜欢……乖女儿
    的……骚样」
    干爹温柔地抱起我走到浴室,细心地用热水替我沖洗,我四肢发软的让干爹
    为我服务。刚才穿的丝袜早已沾满了精液跟淫水,干爹重新拿出一件新的吊带袜
    替我穿上。我躺在卧室的大床,看着天花板上的镜子,昏昏沉沉的进入梦中,朦
    胧中,好像干爹轻轻抚摸我的头髮,陪伴我直到入睡……
    第二天早上,我被打开房门的声音惊醒,一位中年妇人双手捧着早餐进来,
    我惊觉全身赤裸裸的,害羞得赶紧钻入被子里,中年妇人面无表情,静静的服伺
    我吃完早餐,「老爷在饭厅等妳。」说完,收拾好东西又离开房间。
    我起床稍微打扮了一下,记得干爹规定我全身赤裸只能穿着丝袜跟高跟鞋,
    可是我又怕房子里还有其他人,只好拿起浴巾围在身上,匆匆走到饭厅。
    干爹一个人坐在饭桌前享用早餐,中年妇人站在流理台前清洗碗筷,干爹看
    到我身上围着浴巾,有一点不高兴:「把浴巾拿掉!」我疑虑地看着中年妇人,
    「不用理她,她叫阿兰,是干爹的佣人,以后妳有什么事,就交代阿兰去做。」
    我听从干爹的指示,脱下浴巾,精光地站在干爹面前。
    「过来服伺干爹吃饭。」我蹲到桌子下,解开干爹的睡袍,将软绵绵的阳具
    放入口中,干爹静静的吃着早餐,可是肉棒却在我嘴里慢慢膨胀,我努力地吸吮
    着干爹的龟头,吃下龟头分泌出来的东西。
    阿兰走到桌前,见怪不怪地收拾着餐具,「阿兰,收拾好桌子后妳先回去休
    息,晚上再来煮饭。」干爹一边交代阿兰,一边按着我的头,将阳具送入喉咙。
    我用上面的嘴替干爹服务,抓住干爹的脚,将脚趾插入微微红肿的小穴,用
    蹲姿轻轻的上下套弄着。因为昨晚的关系,小穴还有一点刺痛,「嗯……嗯……
    嗯……」我忍耐着不敢哼出声音。
    (8)
    阿兰收拾完餐桌走出饭厅,干爹故意用脚趾勾弄我的小穴,「唔……嗯……
    嗯……」受到了刺激,我更加放胆地呻吟:「干爹……给我……我要吃……你的
    ……牛奶……给我……好不好……嗯……」我努力地讨好干爹,想要得到干爹的
    欢心。
    「小宝贝,一大早就在发浪啦!」干爹将我拉起来,抱着我走到客厅的沙发
    上,我急促地脱下干爹的睡袍,用小嘴吸吮干爹的乳头,右手伸到干爹的胯下,
    抚摩他的阳具和睾丸。以一个60几岁的老人而言,干爹算是老当益壮了,坚硬
    的阳具在我手中发烫,我迫不及待的跪在干爹脚边,硕大的龟头在我面前跳动。
    「乖女儿,你流了好多淫水啊!干爹的脚趾头都被你弄得湿答答的。」
    「都是你啦,谁叫你用脚趾玩人家的骚穴!」我抱起干爹的脚,小嘴轻轻的
    吸吮干爹的脚趾头,舌尖轻舔着趾缝,沿着小腿肚慢慢向上,直到再次地将肉棒
    吞入口中。
    我松开喉咙,盡量让肉棒深入,「嗯……嗯……」干爹抬高屁股,让整支阳
    具沒入我的嘴里,干爹的肉棒塞满我的小嘴,轻轻的进出喉咙,好辛苦呀!我吞
    嚥不下口水,唾液沿着阳具流到睾丸,我赶紧用舌头替干爹清理。
    「干爹……给人家嘛……我要吃你的牛奶……好不好……快点给我……」干
    爹加快抽送的速度,我的头上下摆动,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干爹抓住我的头
    髮,腰部高高抬起,肉棒在我的口中不断涨大,我的鼻腔中传出一股腥味,一股
    浓精喷射进我的食道。
    「咳……咳……」我有一点被呛到了,赶紧吐出肉棒,大声咳嗽,来不及吞
    下的精液,从嘴角滴到地毯上。我乖乖的用嘴替干爹清理阳具,「乖女儿,还有
    呀!不可以弄髒地毯喔!」我白了干爹一眼,趴下身子,将滴在地毯上的精液吃
    进嘴里,干爹揉揉我的屁股:「好乖,下午让干爹好好的休息,晚上再来欣赏乖
    女儿的骚样!」
    就这样一整个下午,干爹穿着睡袍,坐在泳池边,观赏我在游泳池里戏水。
    我还是第一次裸泳,觉得好舒畅好自然,干爹笑瞇瞇的看着我玩水,好像一个慈
    祥的长者。
    我有点搞不懂,干爹有时候像是一个文质彬彬的老人,可是玩弄我的时候,
    却又好像一个邪恶的老色魔,不管如何,我还是深深被干爹吸引,只觉得他要我
    做任何事,我都会言听计从。其实我也搞不懂自己,在父母的眼中,我是一个乖
    巧的女儿;可是在干爹的眼里,我却是一个发浪的骚蹄子。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肉
    体,沉溺在一个永无止境的肉慾世界。
    一年以前,我绝对想像不到我今天的经歷,也绝对想像不到,一个女人的身
    体,竟然有如此多的方法可以取悦男人。
    回想起来,我因为一时的好奇,因而认识了老王,然后干爹,以致于今天的
    一切。我在水中细细的欣赏自己的身体,年轻的肉体已经学习到如何带给男人愉
    悦,而我自己呢我的身体是不是也享受着男人带给我的高潮
    夜幕低垂,我羞涩的坐在餐桌前,扭捏地吃着晚餐,干爹坐在我的对面,而
    阿兰却站在一旁服侍我们用餐,我光着身子,头低低的希望赶快吃完,让阿兰早
    点离开。阿兰不发一言,只是静静的上菜。就这样,在烛光中,我怀着奇异而又
    忐忐不安的心情用完晚餐。
    「吃饱了吗先去沖个澡,干爹待会儿在客厅等妳。」我点点头,回到卧室
    里的浴室淋浴。热水沖刷我的肌肤,我低头看看自己的下体,还有一点充血的小
    穴,今天晚上不知道又要被如何玩弄想到这里,我的心头又一阵热热的。
    走进客厅,我被眼前的一幕吓得有点目瞪口呆:干爹还是坐在沙发上,地毯
    上却趴着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,正张开小嘴啧啧有味的替阿福口交,那……那不
    是阿兰吗
    干爹招手让我坐进他的怀里,我坐在干爹的大腿上,干爹一手玩弄着我的乳
    房,一手抚摩着我的大腿,我睁大眼睛,仔细看着眼前这一幕活春宫。
    我很少看过別的女人的裸体,更別说是亲眼目睹到女人与狗性交,虽然我自
    己已经作过很多次,毕竟,看着別人作,那种感觉完全不一样。我仔细打量着阿
    兰,她应该有三、四十岁了,皮肤白白嫩嫩,胸前两颗大奶子,尖尖翘翘的,小
    腹有一丛浓密黝黑的阴毛。跟白天我所看到的她:此时的阿兰,披头散髮,满脸
    春意,淫荡的向公狗求欢。
    「干爹……我昨儿个晚是不是也是这种骚样」我小声地在干爹耳边撒娇,
    干爹揉揉我的屁股:「骚蹄子,妳可比她浪上一百倍啦!」我害羞的缩进干爹怀
    中,轻轻的吸吮干爹的乳头,受到眼前的刺激,我的小穴早已经湿淋淋的期待干
    爹的肉棒。
    阿兰趴在沙发边,高高翘起肥臀,阿福熟练地骑上阿兰的身子,「死阿福,
    原来早就会玩女人了,难怪昨晚那么会幹。」公狗的肉棒进入阿兰的身体,阿兰
    脸上骴牙裂嘴的,不知道是痛苦还是舒服的表情:「啊……啊……」
    公狗快速地摆动屁股,前爪紧紧揽着女人的腰,我可以看到阿兰肥厚的两片
    阴唇,随着狗棒的进出而一翻一閤的,浓密的阴毛沾满了分泌物,而显得更加黝
    黑发亮。
    我口干舌燥地挪动屁股,想要让干爹的阳具赶紧进入我身体,干爹却故意闪
    避,「啊……干爹……我也要……求求你……求求你……幹我……幹我……」干
    爹摸摸我的头,只是用手指挖弄我的浪穴,「嗯……快啦……人家要嘛……求求
    你……」
    阿福越幹越用力,发出「啪啪啪」的撞击声;可怜的阿兰,全身晃动,两颗
    大奶子左摇右晃,「啊……狗哥哥……狗哥哥……肏死肉穴啦……啊……」阿兰
    娇小的身子被阿福紧紧缠住。我不禁想起我昨夜的情景,再看看现在阿兰欲仙欲
    死的模样……羞死人了!
    阿福突然翻转身子,狗茎仍牢牢地卡在阿兰的阴道里,变成跟阿兰屁股对屁
    股的粘在一起,阿兰脸上浮出痛苦的表情: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哥哥……不
    要……不要动……胀死小狗屄啦……」
    好诡异的一幅画面,阿兰痛苦的呻吟,屁股却不停地抖动,白白的东西从阿
    兰的肉缝里不断溢出,阿兰上半身有气无力的瘫痪在地上,屁股被阿福顶得高高
    的。幸好,我昨晚紧紧抱住阿福沒让牠翻身,要不然,就跟阿兰现在一个样啦!
    「乖女儿,换妳啦,自己乖乖的去躺在躺椅上。」我疑惑的走到躺椅,照昨
    晚的姿势躺下去,干爹一样将我手脚綑绑。这时候,阿兰已经脱离阿福的纠缠走
    近我身边,阿兰跪在我两腿中间,张开嘴,吃下我小穴的淫水,「啊……啊……
    好爽……好爽……」阿兰用牙齿轻轻咬着阴蒂,手指在我的肛门四周游走,「啊
    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」
    我沒有同性做爱的经验,可是阿兰好像知道我身体的每一处敏感带,轻轻的
    挑逗,就能让我全身颤慄发抖,我沉迷于阿兰的舌头以及指尖,当阿兰亲吻我的
    时候,柔嫩的舌头在我嘴中搅拌,我吞下阿兰的唾液,跟老王或是干爹的味道完
    全不一样,柔软的乳房紧压我的胸部,阿兰用奶头轻触我的乳头,我放松身体,
    闭着眼睛,享受着这一场异色的性爱……
    干爹拿出一件奇怪的黑色丁字裤让阿兰穿上,阿兰的胯下挂着一只黑色粗大
    的假阳具,我知道这种道具,那是女同性恋作爱用的工具。可是这支假阳具的样
    子好夸张,龟头的顶端突出一撮细细的短毛,尾端有一圈磙动的珠子,假阳具用
    一种怪异的样子蠕动着,发出「嗡嗡」的声音。
    阿兰走到我面前,将假阳具插入我嘴里,我抬起头吸吮胶质的肉棒,口中发
    出「啧啧」的声音,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阿兰挺着腰作出抽送的动作,脸上
    一副陶醉的表情。
    (9)
    阿兰站在我双腿中间,缓缓地用假阳具顶着我的穴口,蠕动着的龟头一吋一
    吋地进入,将我的肉缝逐渐撑开,「啊……进去了……啊……快点……快点……
    啊……」我抬高屁股,乞求阿兰快点插入,阿兰受到我的鼓励,将她的肥臀向前
    一顶,假阳具全根沒入我的身体中。
    「啊……好阿兰……啊……爽死小穴啦……啊……」阿兰保持姿势不动,扭
    动她的屁股,让假阳具在我身体裏旋转,我感觉到阴道口受到转珠的摩擦,假阳
    具不断的震动,整个小腹热哄哄的,阴道内,肉壁紧紧夹住胶质的肉棒,子宫口
    受到头端细毛的骚痒:「啊……升天了……快……快到了……啊……」
    阿兰倾着身体,将我的头抬得高高的,让我能够看到假阳具在穴口旋转;黑
    色的按摩棒,沾满淫水,整支黝黑发亮;不停转动的珠子,将穴口挤压得变形。
    干爹走到我头顶的位置,让我的头向下垂于椅沿,我张开小嘴,刚好能够吸
    吮到干爹的睪丸,由于身体完全不能动弹,我只能盡量伸长舌头,仔细的品嚐。
    干爹将阳具送入我口中,「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」这种姿势让肉棒完全进入
    喉咙,食道受到异物的压迫,产生呕吐的反应,干爹不理会我,狠狠的将龟头挤
    进食道中,我差点窒息,只能利用空隙,不时的用口鼻唿吸。
    由于干呕的反应,全身彷彿抽筋一般,不停的抖动。这样的动作,反而让喉
    咙中肉棒受到更大的刺激,干爹好像发狂似对着我的嘴狂插勐送,阿兰也加快她
    的动作,用假阳具狠狠的肏我,「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」我喘息不过来,
    全身绷得好紧,肉体的刺激加上窒息的影嚮,在失去意识前,一阵如触电般的高
    潮从脚底勐烈地传到脑部,我眼前一黑,整个人昏死过去……
    「啧……啧……」感觉好像有人在吸吮我的下体,我慢慢地恢復意识,嘴角
    还流着一丝白白的精液,下体热热湿湿的,原来在昏迷的一霎那,我忍不住尿失
    禁了。阿兰用嘴替我清理狼藉的下体,干爹走到阿兰的身边,用他已经萎缩的肉
    棒,对准我的阴道……
    一股热烫的尿液,直接喷洒在微微张开的肉穴,「喔……啊……好烫……好
    热……啊……」我的小屄成了干爹的马桶。阿兰一会儿张口承接干爹的尿液,一
    会儿低头吃下我身上的秽物,还不时的将它涂抹在自己身上。干爹心满意足的看
    着我们两只母狗,我全身虚脱,四肢无力,只有阿兰还像一只飢渴的母兽,贪婪
    的吮遍我的身体。
    就这样,我们渡过了一个疯狂的週日假期,干爹沒有告诉我,他与阿兰的关
    系,我也不敢多问。在回家的车程上,我全身疲惫,四肢发软,干爹细心的呵护
    着我,又恢復成一个慈祥的长者,只是我的内心还在纠缠。我才20岁,还是一
    个学生,肉体却已经成为性慾的奴隶,理智中隐隐约约藏着一些罪恶感,但是身
    体的愉悦,却让我欲罢不能。
    回到学校上课,脑海裏还挥不去在干爹別墅中那一幕幕的情景,想着想着,
    身体又热了起来,我惊觉:我的身体已经时时刻刻都需要男人。虽然在別墅时,
    我已经被玩弄得筋疲力盡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光是回想,我的双腿之间又开始
    湿湿热热的……
    就这样胡思乱想到了下课,同学们陆陆续续的走出校园,我的脚步却不知不
    觉中走到老王的宿舍。上个星期我都不理老王,不知道他会不会生气我怀着一
    股奇妙的心情,打开宿舍的房门……
    客厅中,老王面红耳赤的正与三个年轻人一起喝酒,「啊!小妹,妳来了,
    来!陪咱们喝一杯!」老王好像有一点酒醉,口齿不清的招唿着我。我看看另外
    那三个男人,「小妹!他们是工地的外劳,今天……是他们完工的最后一天……
    明天就要离开了,来来……不用客气,自己找个杯子,自己倒酒……」
    我见过他们,老王常常在工地和他们聊天。就在老王的拉扯下,我也倒了一
    点啤酒,跟他们喝了起来。
    我静静的坐在一旁,看着老王和他们划拳喝酒,老王好像已经有七八分醉,
    我有一点生闷气,「死老王,人家来找你,你还醉成这样。」我只能在心中暗暗
    咒骂。
    「我……好像……有一些醉了……你们继续喝……不用理我……」老王摇摇
    晃晃的坐在沙发上,自言自语地说着。那三个外劳转移目标,开始找我喝酒。
    「你叫小妹啊我是阿丹,换我们来喝吧!」他操着一口不流利的国语对我
    说:「那个胖胖的叫阿强,另外一个叫老五。」
    我拿起杯子,开始和他们对喝。
    随着酒精的作祟,三个男人逐渐聊起女人,我有一点好奇,也因为酒精的催
    化,开始加入他们的话题。
    「你们结婚了吗老婆有来台湾吗」
    「结了啊,我们是来赚钱的,老婆不会跟来!」
    「那怎么办很辛苦吧」
    三个男人不约而同的傻笑:「是啊,憋得好辛苦喔!」
    不知道是谁带来一捲色情录影带,放到录影机中播放,「喂!喂!这裏有女
    生咧!」我故意的抗议。
    「对不起啦!我们明天就要离开了,借我们看一下下就好了。」
    电视中传来一阵阵淫声浪语,气氛变得有一点尴尬,我撇过头去,看到老王
    已经倒在沙发上唿唿大睡,三个男人则对着电视目不转睛。我觉得有一点好笑:
    「你们是沒看过啊看得这么仔细。」其实在这种时候,我是应该要离开了,不
    知道为什么我却有种想要留下来的感觉。
    「厚~~这种丑女人也敢出来演!」
    「哇~~这么小支,也敢出来献丑!」
    随着他们的喧哗,我有点好奇的看看电视画面,画面中一个黑人正与一位老
    女人做爱,可能是酒精的作用,我也变的更大胆:「你敢嫌黑人的小支你有比
    他大啊」
    阿强不服气的拍拍胸脯:「我的就比他大,应该叫我去表演。」
    他的奇怪口音,令我忍不住发笑:「来呀!来呀!你有比人家大掏出来看
    看,不要吹牛!」
    阿甘和老五也在一旁起哄:「对呀!有种你就掏出来,不敢的是小狗!」
    「如果我敢怎么办」
    「你敢掏出来,我就敢帮你含!」不知觉的,我脱口而出,话刚说完,我已
    经有一点反悔。
    阿强涨红着脸:「是你说的喔!妳不要后悔!」
    「脱!脱!脱!」随着阿甘和老五的起闹,阿强将下身的裤子除去,露出一
    支黝黑粗大的阳具,得意洋洋的站在我面前。
    「含!含!含!」其他的人在一旁大声催促。
    我瞪了他们一眼:「了不起我也让你们看嘛,叫什么叫!」我慢慢脱去上身
    的衣服,露出一对尖挺的乳房:「这样可以吧」
    三个男人瞪大眼睛,张开大嘴,望着我的奶子,只差沒有流下口水。
    「好了吧,看够了沒有」我要将衣服穿回身上。
    「不行!不公平!妳说用含的,不是这样就算了!」阿强不甘心的说着。我
    有一点迟疑,可是话说出口,这下子,想跑也跑不掉了。
    我回头想向老王搬救兵,死老王,睡得跟一只死猪一样,我无奈的摆摆手,
    让阿强站到我面前来。阿强兴奋的站在我面前,黝黑发亮的龟头,高高的竖着,
    我用手轻轻的抚摩,硬梆梆的肉棒,坚硬而发烫,好像一根铁棍,我用小嘴轻轻
    吸吮龟头:「啧……啧……」
    「这样可以了吧我又沒有说含多久。」
    「求求你啦!再含一下,好舒服啊!」
    「是啊!是啊!妳就好人做到底,我们已憋了好久了,让我们舒服一下。」
    阿甘以及老五两个站在一旁苦苦地哀求。
    「你们多久沒有碰过女人幹嘛这么猴急」我一边说着,一边抚弄阿强的
    阳具。
    「好久了!来台湾根本沒有碰过女人!」
    「骗人!哪有可能」
    「真的!真的!我都是自己解决,好久沒有作爱了!」
    「只能一下下喔!」我自己也春心荡漾,犹豫不决的答应他们:「阿强,你
    先来。」
    我除去全身的衣物,赤裸裸的坐在沙发上,阿强将肉棒插入我嘴裏,抓着我
    的头髮,轻轻的抽送,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我双手抱着阿强的屁股,让他插
    得更深。其他两个人也老实不客气的动手摸遍我全身,我斜眼看着老王,熟睡得
    不省人事,还不知道我正在肉身布施呢!
    「喂!换我了吧!」三个男人争先恐后的想要在我身上发洩,「慢慢来嘛!
    一个一个轮流,那么猴急幹甚么」我示意他们脱光衣服。阿强的肉棒一直捨不
    得离开我的嘴,阿甘色急的用力揉捏我的胸部,老五找不到位置,蹲在沙发边,
    用手指玩弄我淫水氾漤的肉穴。
    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肉棒在我口中急速抽送,我尽量让男人的阳具深入
    我的喉咙,口角不断溢出白色的泡沫。
    「等一下……等一下……我们……到房间裏……不要在这边……」阿甘推开
    阿强,快速的抱着我走进房间。
    我斜躺在床上,微微张开双腿:「换你们帮我服务了吧!」阿甘闻言,将头
    伸到我胯下,用舌头舔弄潮湿的小穴。我还沒洗澡,可是阿甘却吃得津津有味,
    老五和阿强也不甘示弱的吸吮我的奶子,使盡功夫讨好我。
    三个男人,三条舌头,舔得我全身湿答答的;两个奶子,各有一张嘴,死命
    的吸吮。
    我的奶头硬硬的,大腿不断张开,镜中的我,细嫩的身躯,被三个年轻力壮
    的男人压着,黝黑的男体,让我的肌肤显得更加雪白。
    「啊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啊……」也许是酒精开始作用,我全身发烫,意识不
    清的呻吟。
    阿强、阿甘一人捉着我一只大腿,将我分成大字型,我上身靠在两个男人中
    间,他们伸手把玩我胸前的双乳,抓得好用力,肉缝因为双脚被撑开而显得有点
    合不拢,细细的阴毛沾满淫水与唾液,杂乱的伏贴在小腹上。老五手扶着阳具,
    硕大的龟头顶着穴口,慢慢撑开肉缝。
    「啊……好硬……好烫……啊……进去了……进去了……好硬啊……」老五
    腰用力一顶,整只肉棒盡入,「啊……啊……插死我了……哥哥……你幹到我花
    心啦……」我上身被紧紧抱着,只能努力摇动屁股。
    阿强张嘴含住我的乳头,用牙齿轻轻啃咬,「啊……死人……好哥哥……」
    我双手各抓住一只肉棒,上下急促的套弄。阿甘伸出舌头,让我用小嘴吸吮,还
    不断在我口中吐口水,我仰着头吸吮阿甘的舌头,顾不得吞下他的唾液,口水从
    嘴角沿着脖子往下流……